关灯
护眼
字体:

151.151-两段记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订阅不够呀啵啵啵啵

    物吉贞宗端来的饭菜从左至右, 口味逐渐加重。

    考虑到年少审神者已经昏睡了一天一夜, 饥肠辘辘的胃袋里一时无法负荷过于油腻的食物, 掌勺的「长船刀派太刀·烛台切光忠」便滚了一锅甜粥, 切成丁的红薯和南瓜煮的翻烂, 盛碗时还洒在上面两勺桂花蜜。

    本想要亲自送过来的太刀最后败给了循着甜味, 扒着厨房门框眼巴巴瞅着他的同僚们, 在各本丸都有着同样好妈妈人设及属性的长船派太刀最难以拒绝那种可怜巴巴的小眼神,唇边挂着无奈又不自觉宠溺的微笑,饱满的胸肌配上那好看的笑弧,能苏炸一群颜狗。

    是以, 在最后, 给在本丸修养的别家审神者送去食物一事落在了物吉贞宗身上。贞宗刀派这位高雅王子系的胁差从来不曾有过失态失礼,为人处世总是一副温柔笑着的, 即使落入无间地狱也仍然能端着云淡风轻的姿态。

    就是这样如谪仙的王子殿下在跟自家兄弟——太鼓钟贞宗和龟甲贞宗一齐蹭完甜粥, 又知晓了烛台切光忠的差事后, 为表一碗粥的感谢, 主动承担了这一任务。

    烛台切对他此番热心表示了感谢,物吉则以“举手之劳,何足挂齿”的回复, 在烛台切妈妈信任又欣慰的目光中, 稳稳地托着餐具离开了。厨房里还犹不知足, 舔着勺子里最后一丝蜜的贞宗家短刀眨了眨自己松脂般浓郁又不失透彻的眼睛, 在目送自家蜜糖金粉发色, 一袭白衣的兄弟彻底消失在视线之后, 歪着头对旁侧微笑的烛台切道——

    “物吉哥哥心情很好的样子呢,小光。”

    烛台切含声应了一句“嗯”。

    “……大概是因为——”

    “那位审神者大人也有一振物吉贞宗。”

    “又很珍惜‘他’的缘故吧……”

    他家审神者将那人类少年带回来之后,是他和长谷部两个人接手,帮少年换上干燥的衣服,服侍的。他俩自然而然的看到并触摸到了年少审神者腰间的四振尚未现形的刀剑,刀鞘被雨水浸湿的四振刀剑贴着审神者的肌肤,被掩藏在了上身衣物之下,在逃亡或是厮杀中途并没有丝毫的损坏或是磕碰。

    是被相当用心的珍惜,保护着的。

    虽不是那四振刀剑的同体,但作为同类,他们感知的到尚未现形的刀剑们对于自己审神者的懵懂好感。

    而作为那振尚未现人身的「物吉贞宗」的同体,物吉大概是感知到了同体间特有的微妙的情绪共鸣后才会这般开心的吧。当他主动提起要去给那位送食时,眼睛都是闪闪发光带着期待的,却又孩子气的按捺着雀跃,直叫同本丸的刀剑付丧神们看了好笑。

    “欸,真好呢。”

    不知道是失落还是替自己兄弟开心,贞宗派短刀总是健气活力的声音有些低沉。小性子一点也不收敛的爆发让烛台切有些失笑,拍了拍他系着彩色翎羽的蓝色小脑袋。

    “别连这种醋都吃啊,小贞。”

    而现下,在本丸客卧里,物吉贞宗与三条家的短刀今剑正坐在纲吉床铺旁边的软椅上,看着这位年少的审神者手指有些抖,但手腕却仍稳当端着碗,慢慢吃粥。

    因黑发审神者——循聿对于西洋风格装潢的偏爱,所以物吉和今剑尽管在建造和风满满的本丸生活,本丸中的家用却全是欧式,例如年少审神者正倚靠着床头的那张挂着帷幔实木床,又例如刀剑们现在坐的扶手椅。

    内番服偏英伦风的物吉贞宗坐在那里相得益彰,但一身直衣袴裤的小天狗就画风微妙了。两种截然不同风格的碰撞,有些太过冲击。

    已经在物吉和今剑的帮助下,将身上那件从黑发审神者衣柜里借出来,暂且充当睡衣的宽大浅蓝色浴衣被换下来的年少审神者——穿回自己那身已经被黑发审神者本丸的刀剑付丧神们洗干净,更方便也更舒适的卫衣和长裤。

    已经换回现世服饰的年少审神者并没有什么违和感。

    大概是饿的狠了,年少审神者也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细枝末节。他低垂着头,一勺接一勺的向嘴里送软烂的粥米,有些咸味的配菜几乎没动。陪坐旁侧的今剑瞅了年少审神者一会儿,大概是孩子心性的他觉得无聊,又忍耐了半分钟,实在不行,他起身跟物吉耳语几句,在全副注意力在进食的年少审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