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啊……轻点,疼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西岳出浮云,积翠在太清。连天凝黛色,百里遥青冥。

    “啊……师娘,轻点,疼……”

    华山派,某个房间内,一个五六岁的幼童身着破烂的衣裳,躺在床上。

    而他的身旁,还有个约处在花信年华的少妇,拿着一瓶不知名药膏在幼童身上不断抹着,脸上不时闪过不忍之色。

    “小易啊,忍着点儿,涂完这瓶华山派秘制的虎骨膏,就应该会好多了。也不知那些混蛋怎么忍心,将你打成这个样子,要是让师娘我遇到了,非让那些混蛋尝尝我玉女剑十九式的厉害!”

    “师娘,我知道,可是……可是真的很疼……师娘你能不能快点?长痛不如短痛,在这样下去我真的受不了了。”

    盘易咬着牙齿,眉头紧皱。涂药膏之前虽然疼痛,他咬咬牙也能忍住;可在涂药膏过程中……就算是他有着成人的意志也近乎崩溃。

    在涂药膏过程中,那感觉……简直比往烧伤的皮肤上涂抹酒精还舒爽,而且还是全身性的,都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犹如酸苦辣咸五味缺甜,就算是宁中则柔软的小手不轻不重的抚摸着他,带给他的也是犹如万针扎手般的疼痛。

    “好,那你忍着点啊!”

    宁中则脸上不忍之色更浓,可也知道这不是犹豫的时候,左手一扯就将盘易身上不多的衣物全部扯下,露出青一片紫一片,几乎没有多少完好部位的伤躯。

    衣袖卷动带起微风,盘易又是痛的嗷叫一声,察觉自己一丝不挂,连忙想用小手遮挡关键部位,可刚有动作就被另一个柔软小手制止。

    “毛都没长呢!还害羞个什么?被师娘看看怎么了?”

    宁中则嗤笑一声,两手却丝毫不含糊,连拍带打,三下五除二就开始将药膏均匀涂抹到全身。

    “啊……”

    盘易惨叫的声更大,而且连绵不绝,回荡在华山之上;令听者无不心怀怜悯。

    “师弟好可怜啊!”

    房门之外,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怀抱一柄长剑,担忧的望向屋内,旁边还有一个三四岁的女童,一个约莫而立之年的持剑书生。

    “好了,冲儿你就留在这吧!等你师娘给你的新师弟涂好药膏后,你就陪陪他,为师还有事,就先走了。”

    听着盘易的惨叫声,岳不群眉头皱成几字形,不过想到盘易的年龄,脸色缓缓舒展起来,端正脸色一挥袖袍,准备离去。

    “是,师父。”

    令狐冲持剑拱手应是。

    终于,在盘易的印象中仿佛过了三五个世纪,不断在他身上摸索着,让他不断惨叫的柔软小手终于离去了。

    “小易啊,忍着点儿,那些天杀的混蛋下手虽然很重,但幸好没有伤到筋骨,只是皮外伤重点儿罢了,过两天应该就会好上不少。师娘去给你找身衣物,要是无聊的话一会儿让你大师兄陪着你。”

    宁中则安慰了盘易一番,起身离去。盘易恭敬的应了声,默默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出神。

    宁中则前脚刚离去,房门就被再次打开,露出一大一小,一男一女两颗小头。令狐冲岳灵珊二人小心打量了一番屋内,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

    “你就是我的新师弟?”令狐冲走到盘易床前,好奇问道。

    盘易光着身子,趴在两层棉被上,头一抬,看着传说中的年幼版令狐冲,同样好奇道,“你就是传说中的大师兄?”

    “在下复姓令狐,单名一个冲字,见过小师弟。”令狐冲微笑的打招呼,同时好奇的想要去摸一下盘易的青紫色稀有皮肤。

    “我叫盘易,洗盘子一点儿都不容易的盘易,见过大师兄……哎,大师兄你干什么?别碰我!”

    察觉令狐冲缓缓逼近的手,盘易脸色一变,要是让令狐冲成功的碰到了他,他还不待再哀叫几下?

    不信?不信用铁锁给你最亲密的朋友的手指头来两下,然后温柔的抚摸他/她,看你还能不能活到明天!

    “盘易师弟,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的?”

    令狐冲收回蠢蠢欲动的手掌,好奇加不忍的问道,盘易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几乎没有多少完好的部位,光看着就让人不寒而栗。

    “就是啊,小师弟,师姐我这根手指当初被一块石头砸中,就是变成这个样子,可是痛了我好好几天。”旁边的岳灵珊伸出一根手指头道,脸上浮现哭容,仿佛想到了往昔的疼痛岁月。

    是时,恰灵珊年幼,石头落下,指头青紫,嚎哭华山,不眠当年君子剑。

    一根手指头变紫了就让她疼的受不了,盘易这几乎全身……

    岳灵珊光是想想,就不由将手缩了回去。

    “这个啊……就说来话长了。”

    听到令狐冲、岳灵珊的问话,盘易脸上立马熟悉的浮现悲伤的表情,将他那曾经断断续续、呜咽着讲过一遍的故事,讲给令狐冲二人听:

    “我……是一个孤儿。”

    第一句话,就给这个故事蒙上了悲调,特别是令狐冲听了,更是感同身受,不由对盘易更是亲切三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