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九章 复仇日(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秦北洋并没有打开玉匣,哪怕他相信阿海所言——王羲之《兰亭集序》真迹。

    这件无价之宝,并不属于二十世纪,不如让它永远停留在唐高宗李治身边。至少它配得上女皇武则天。

    镇墓兽秦北洋、镇墓兽九色,还有“女妖”阿幽都下了高台。

    还剩下两个人——齐远山和小木。

    他俩在地宫角落里被发现了,叶克难举起手枪,让他们都不要动弹。

    齐远山看到秦北洋,高声呼喊:“北洋!你听我解释!我并非有意盗墓。抵抗倭寇需要大量军火弹药,常凯申给我的军费杯水车薪。而今大军出关东征,唯有挖开白鹿原唐朝大墓,找到进入乾陵地宫的路径,获得武则天留下的金银财宝,方能筹措足够多的军费,抗击外侮,保家卫国,这也是不得不为之啊!”

    这套说辞,听来振振有词,颇具有迷惑性,叶克难冷笑道:“当年孙大麻子挖开清东陵,也是同样一番理由吧?言犹在耳。”

    小木凑到秦北洋身边说:“北洋,我可以证明!齐远山早已出卖国家,他跟阿海就是一伙的。是他烧了北邙山盗墓学堂,杀害了海女,将我掳到白鹿原。”

    “小木,我是堂堂的中华民国将军,扫除盗墓贼,为民除害,是我天经地义的责任!”齐远山倒是言之灼灼,却跟他刚才说的理由恰好矛盾了,“北洋,你也知道,小木是何等人也?他这辈子都没说过一句真话,切勿轻信这盗墓贼的妄言。”

    阿幽将小木拽到后边去,不要他再跟齐远山斗嘴。

    这时候,欧阳安娜拽着女儿九色的手,走到齐远山的跟前。她和女儿的出现,让齐远山倍感羞愧,忍不住低下头来。

    安娜冷眼盯着自己的前夫说:“远山,你跟我说实话,五年前,上海‘一二八事变’,你有没有跟阿海做交易?出卖了北洋,使得日本人的轰炸机准确空袭墨者天工,把镇墓兽九色和秦北洋害成现在这番模样!”

    “不……绝无此事!安娜……你不要相信坏人挑唆,我齐远山就算做错过一万件事,但绝不会卖国求荣。”

    “我不相信你。”

    安娜已从齐远山的眼神里看出了答案,掉头离去。

    “别走啊!安娜!”

    齐远山在地上爬行,抱住前妻的小腿,却被她无情地踢开。

    他又趴在十七岁的秦九色面前,痛哭流涕:“九色啊,你可以不把我当爸爸,但我始终把你当作亲女儿。是我和你妈妈一起照顾你长大的。你可别抛下我不管!我是什么为人?你最清楚的了,千万不要被坏人蒙蔽,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呢。”

    这些年来,齐远山已变得巧舌如簧,小姑娘九色竟有些犹豫,拉了拉安娜的胳膊说:“妈,你看他多可怜呢?万一他是被冤枉的呢?万一他真是要……”

    趴在秦九色肩头的蛇猫,却对齐远山呲牙咧嘴地尖叫。猫的眼睛,比人的眼睛更能分辨真伪,更何况这只来自唐朝古墓里的猫。

    “你们别傻了!”叶克难朗声道,“七七事变前,日本在北平的特务机关已被我破获。我亲自审问了黑龙组的间谍,这家伙负责与齐远山的秘密通信,在我手里全都招了——齐远山向日本特高课提供了多份绝密情报,包括德械师的具体部署、装备与训练状况,还有中国军队在上海到南京一线的防御计划……”

    “远山,这可是……”

    秦北洋当即大怒,钢铁手指戳着齐远山的鼻梁,只需稍稍用力,就能挖出他的脑浆来。

    齐远山干脆跪下,坦然道:“北洋,事已至此,我也无话可说。我错了!但我们可是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的兄弟啊!”

    “杀了他。”

    阿幽在秦北洋背后催促道,秦北洋却叹息:“我下不了手。”

    “我替你。”

    秦北洋摇头道:“让他留在乾陵地宫吧,这是给他最好的惩罚。”

    不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