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八章 光阴的故事(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秦北洋沉浸在一团温暖的羊水中。

    他从一尊镇墓兽变成胎儿。他抱着自己的肩膀,细嫩的手与双腿,藕节般的胳膊,还有鲜红的子宫。某种力量剧烈撕扯他。不可抗拒。他被牵引出安稳度过了十个月的家乡。他匍匐着穿过一条隧道。上一世死亡前所见过的隧道。孟婆汤撒了一地。浓稠,腥臭,滚烫。他听到谁的哭喊声。他又看到一丝光。世界浓缩为这片光,在眼前徐徐展开,就像一幕剧曲,又似一篇话本,更是连绵不绝的画卷。

    他看到了。

    看到无数的光,尝到温热的血,听到少女们的叫声,嗅到龙涎香的温柔,感到母亲的手指头。他还是个小婴儿,浑身裹着胞衣,身上连着脐带。

    “皇子耶……”

    宫女们欢呼雀跃而起,将他送到母亲怀中。他看到一张美丽的面孔,布满热泪,接着是短暂的欢颜。母亲先看了小婴儿的后颈,有一块粉红色的鹿角形胎记,如同刚刚燃烧起的火苗,已呈冲天之姿。

    这里是长安,大明宫,太液池畔,仙鹤纷飞,一千二百年前,公元七世纪末。

    他的父亲是刚退位的唐睿宗李旦,母亲是未在历史书上留名的秦氏。

    新近登基的女皇武则天,自神都洛阳来到西京长安。这个权力无边的贵妇人,在无数人的簇拥下,抱起啼哭的小婴儿。她看到孩子脖颈后的鹿角形胎记,惊觉这是帝王之相,便从内舍人上官婉儿手中接过狼毫笔,为孙儿命名——李隆麒。

    女皇放下笔,一回头,看到窗外站着两只朱鹮,一雄一雌。武则天说这不是瑞兆,而是大不敬,要诛杀这对朱鹮。人间帝王哪能管得了神鸟?朱鹮振翅而飞,没入时间的天空。

    小皇子李隆麒诞生后,跟随父母亲离开长安大明宫,迁居神都洛阳紫薇宫。

    李隆麒的父亲李旦——乃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孙子,唐高宗李治第八子,女皇武则天第四子,唐中宗李显之弟。他原本是大唐的皇帝,继承父亲和兄长传下的皇位,又被迫将帝位让给母后。李隆麒出生的那一年,武则天成了“大周皇帝”,李旦从皇帝变成了东宫太子。

    李隆麒还有同父异母的哥哥姐姐,不像哥哥李隆基、姐姐金仙公主、玉真公主那般风光。

    唐朝历代的东宫太子,许多都没好下场,就像李隆麒的多位伯父——李忠、李贤、李贤、李显……何况李旦做过大唐皇帝,如今沦为大周太子,日夜煎熬。若无女皇恩准,朝臣若是私自拜谒太子,那就要被处死。

    武则天身边有个宠爱的宫女韦团儿,暗中勾引诱惑李旦。韦团儿遭到李旦拒绝,便诬告李旦的刘妃、窦妃以巫蛊之术诅咒女皇——民间俗称“扎小人”。武则天勃然大怒,刘妃与窦妃被秘密处死,尸骨无存。其中窦妃,便是后来的唐玄宗李隆基的生母。

    不久,太子李旦又被诬告谋反,酷吏来俊臣负责审理,对于东宫众人施用酷刑,乐工安金藏剖腹证明主人清白。李旦幸免于难,妃子秦氏却被牵连入“巫蛊案”而被处死。

    母亲死去那年,李隆麒不过五岁,他被祖母武则天逐出皇宫,流放终南山,寄居道家七十二福地之首的楼观台。

    他如一株山野间的小树苗,又像一头离群的野兽幼崽,风餐露宿,背倚秦岭,俯瞰关中,吸收日精月华地成长。除了楼台观的道长,无人知晓他的皇子身份,只把他当作个洛阳来的孤儿。他跟着老道长学习《老子》、《庄子》,可惜楼观台里只有道家经典,哪来儒家与释迦的典籍?这孩子总是偷偷溜出道观,爬上高山,钻入深谷,追逐蝴蝶与白鹤。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