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1章 光与影6(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从李建平家出来,程锦他们要继续去第二个地方。

    车上,杨思觅说:“不想管就别管了。”

    程锦道:“要管的。”

    杨思觅扳过他的脸,摘下他的眼镜,然后亲上他的嘴唇,这个稍嫌粗暴的吻停止时,两人的嘴唇都有点红肿。杨思觅用拇指蹭着程锦的下唇,似乎意犹未尽。

    程锦一直沉着的脸上露出了笑意,他捉住杨思觅的手,亲了亲他的手指,然后拿下来握住。他还记得司机在前头,另外还有许多人在暗中关注着他们这边的动静,就别让人看热闹了。

    他们要去的第二个地方是监狱,刚才见的是家属代表,现在要去见的是一个记者。这人和很多家属接触过,对康安乐的事了解得很全面,他是个正直的人,想做正义的事,可惜阻力重重。同事劝他,上级劝他,被人威逼利诱,这些他都熬过了,那些人看软的手段治不了他,便不客气地给他弄了个诽谤罪把他送进了牢里。

    叶莱和步欢等在监狱附近,他看到从车里出来的程锦脸色还好,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放心,程锦生气时也不会发很大火,但他们怀疑他会气出内伤。

    叶莱道:“这记者在坐牢之前,和上品集团的一些人接触过,之前在仓库那边被烧死的一个质检员和他就私下有联系。看来那仓库里果然放的是原材料,只是那些东西有点问题而已。”

    步欢嗤笑,“上品集团的头头们脑子有问题,烧仓库烧死证人有什么用,能把市场上所有的产品都烧掉?随便去一盒康安乐就能检出有问题。”

    程锦道:“不,他们有所倚仗,认为我们不敢把这事闹大。”

    这事闹大了,上品集团说不定得倒闭。上品集团除了康安乐还有很多个知名品牌,年销售额将近千亿,很多人靠这集团公司吃饭,不考虑其他,单从金钱方面来说,这损失就很难承受。

    更严重的还不是金钱方面的影响,而是人们对国产商品的信心会崩塌,这非常严重,会牵连很广,给同行业的其他公司甚至是其他行业带成坏影响。还有,人们对政府也会信心下降,这大概是上头的人最重视的问题,所以这确实是个坏差事,办得不好,前途无亮。而这事很难办好,烂成这样的摊子再怎么收拾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也不是你想怎么收拾就能那么干,刀挥向的方向是由主人决定的。

    监狱一游的行程由五组安排,他们特地派过来了两个人,这两人带了齐全的证件过来,从监狱大门到那位记者的小房间前,一路畅通无阻。

    把记者从他的房间里请出来,然后大家一起去借用了监狱的一间会客室。

    坐下后,程锦仔细看着那个记者,这人叫龚浩,36岁,很瘦,脸色不好,头发白了一半,看来他在这里过得很不好。

    龚浩倒还算镇定,只是手指捏得很紧。

    “喝茶吗?”杨思觅没有坐到程锦身旁,他在看桌上的一个电水壶。

    “我来。”叶莱拿着电水壶出去了。步欢跟她一起出了。

    程锦对龚浩微笑了一下,“我们在查康安乐的事,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

    龚浩道:“你们是什么人?”

    程锦道:“调查组。仓库失火的事你知道吗?”

    “听说过一点。”龚浩听他的狱友谈过这件事。

    程锦道:“我们就是来查这件事的。然后查到了康安乐。”

    龚浩道:“我怎么知道你们说的是真话?”

    杨思觅走了过来,在程锦身旁坐下,往他身上一靠,“就算我们是骗子,能骗你什么?你的境况总不会比现在更差。”

    默默地站在一旁的五组那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就杨思觅这样,怎样看也邪大于正,想要别人信任自己,也装像一点啊。

    龚浩似乎能欣赏杨思觅的性格,他沉默片刻后开口了,“你们想知道什么?”

    程锦道:“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们。”

    叶莱和步欢回来了,把水烧上。然后找出茶叶和茶杯,就等水开了。

    龚浩的目光飘忽着落在叶莱手中的水壶上,像是已经走神了,“你们知道又能做些什么?”这事他领导也知道,也愤怒,但最终还是什么都做不了。

    程锦苦笑,“我保证不了。”

    “笨,哄人都不会,或者是不肯?嗯,这待遇我独享就行。”杨思觅换了个姿势,手肘撑在程锦肩膀上,再把头亲亲密密地枕过去。

    程锦笑笑,然后转向龚浩,“我会帮你们要到赔偿,康安乐也会下架。”

    龚浩立刻便道:“我不认为他们只有康安乐一种商品有问题。”

    “那需要经过调查,才能知道。”

    龚浩道:“我查过,他们自己的员工也认为他们的一些商品是有问题的。”

    程锦道:“有证据吗?”

    龚浩一怔,摇头,“虽然没有证据,但是……”

    程锦截断了他,“没有证据就不要说了。会有专业的人去查清这些。”

    龚浩垂头丧气。

    水烧开了,叶莱帮每人都泡了杯茶,包括龚浩。杨思觅那杯是奶茶,叶莱帮他加了牛奶和糖,还提供了一袋夹心饼干——都是自带的。这让五组深感自己的服务质量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那杯奶茶让气氛变得有点像茶话会。

    龚浩怀疑自己是在做梦,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惟有荒诞的情节能提醒自己这并不是现实。

    程锦道:“你收集来的资料有备份吗?”原件在龚浩被捕时,就被毁了。

    杨思觅在品尝奶茶的空隙中看了龚浩一眼,“他有。”

    程锦若有所思,“复印件?扫描的电子档?”

    杨思觅道:“后者。”

    程锦道:“你放在自己电话里还是传到了网上?”

    杨思觅道:“还是后者。”

    程锦看着龚浩,“我需要网址,用户名及密码。”他从口袋里拿出支笔和一个小笔记本,把笔记本翻到一页空白页,把笔压在上面,推给龚浩。

    没搞清楚状况的龚浩茫然犹豫地接过纸笔,然后写下了程锦要的东西。

    五组的人暗中叹气,这位boss大人可真欺负人,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别人,更别说拒绝的机会。太不尊重人了。

    那些字符通过程锦的眼镜传给了大家,很快便有人道:“资料已经找到,正在下载……下载完毕,开始传送……传送完毕,请查看。”

    龚浩看到满屋子的人除了杨思觅之外,其他的人突然都定住了,过了一会,他们的头部开始有轻微的动作:摇头或者点头。他们像出了故障的机器人。龚浩茫然地想,果然是在做梦吧。

    程锦快速地浏览完资料,对龚浩道:“多谢。我们送你回去。”

    回到监狱的房间里,龚浩才对今晚发生的事有了些真实感。

    重新回到车上,程锦道:“还要去哪里吗?”

    耳机里传来小安的声音,“老大,我们在酒店。你有没有想见的上品集团的高层?韩彬说秦越能帮忙约到。”

    程锦道:“算了。我和权力最大的那位见一面就行。”就是那位大手笔送钻石给他们的人。

    “这边是一组。我们控制了金钱豹,见吗?”

    金钱豹金利南过习惯了夜生活,也可能是没把程锦他们放在眼里,没躲满二十四小时,便又跑出来耍了。现在人在一家俱乐部里——不是他开的。

    程锦想了想,“见。”

    小安兴奋地道:“那我们也来?”

    “不必,又不是去打架的,你们去睡觉吧。”

    “哦。”小安暗自嘀咕,不需要打架的场合他们去才更合适嘛,他们又不是打手。

    五组的两个人撤走,换来了一组的四个人,体格都不错,看着就不像是热爱和平的。

    “boss,你们先休息一下,车程需要半小时。”

    “好,麻烦了。”

    “boss,到了,现在进去吗?”

    “嗯。”程锦抱了下仍然闭着眼睛的杨思觅,“思觅,陪我去看看。”

    杨思觅手臂一伸,环上程锦的脖子,人挂在他胸前不动了。程锦摸摸他的头发,也不催他。

    其他人先下了车。

    一组的一个人问:“那位晕车?要在车上缓一缓?”

    步欢忍笑。

    叶莱倒是应了声,“嗯。”

    五分钟后,程锦和杨思觅下来了。“走吧。”

    金利南虽然出来耍了,但还有点分寸,没敢在人多的地方露面,而是躲在了包厢中。

    包厢门被推开,被人拥簇着的金钱豹抬头一看……冤家来了。

    门关好,一组的两人穿过人群,一左一右的夹住金利南,往他膝弯里一踹,踹得他砰的一声重重地跪倒在地,然后压住他的肩膀不让他乱动。

    金利南完全懵了,他没想到这些人会这么不客气,一见面就动手,然后不应该先说点什么吗?

    “啊!……”包厢里的男男女女开始尖叫。

    “不想死的就闭嘴。”又一个一组的人上场了,他一脚把一个尖叫得最大声的娘兮兮的男人踹墙上去了。那人像摊泥一样从墙上滑下来,摊地上不动了。

    其余人被吓坏了,没敢再大声吵,开始低声哭泣。

    “靠墙排好队,男左女右,排成两列,双手抱头,蹲下。快!”

    那些人慌忙照做。

    步欢咳一声,“哎呀,原来我们也能当恶霸,以后我们可以学习一下这种风格。”

    叶莱无语,没理他。

    “boss?”包厢里安静下来了,一组的人总算想起程锦了。

    程锦眼角抽搐,“换个房间说话。”

    “是。那我们去隔壁。”押着金利南的人,把他提起来,“走,老实点。”

    出了房门,金利南挣扎起来,想引人过来。

    “别费这个事了。”一组早有安排,怎么会让他有机会求救。把人拖进对面包厢里,关上门,直接拳打脚踢一通,掐着时间,打了五分钟才停手,把人提起来,仍让他跪着。然后才开门让程锦他们进来。

    突然被暴打,一开始金利南还怒骂,后来开始求饶,可是求饶也没用。这是金利南到目前为此最狼狈的一晚,以前从没人敢这么对他。他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这么不耐打。

    程锦面无表情地看着一组,心想,一会得对这些思想教育一番。

    对方领会了一下程锦的眼神,问:“boss,你是想喝酒吗?”

    步欢和叶莱都听愣住了。耳机那头一片寂静,可能是切断了话筒,狂笑去了。

    “……不用。”程锦也不打算在金利南面前说他们什么,“金老板,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不坐?”

    金利南悲愤地爬起身,挪到沙发边坐下,“你想怎样?”

    程锦道:“想和你聊聊你为什么想杀我的事。”

    金利南不承认,“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一组又想动手。金利南看他们朝自己走来,立刻改口,“我是听说过有人想对付你们,但这事和我没关系。”

    程锦道:“不是你,是谁?”

    金利南犹豫,一组的一个人直接上前两步,一脚把他坐着的沙发踹翻,他狼狈地滚到地上。那人把沙发扶起,“不好意思,撞到你了。你请坐。”

    金利南知道自己如果真去坐,那沙发肯定又会被踹翻,他心想,这些人其实是他的同行吧?形势比人强,为了不再挨打,他只能开口,“那人叫黑五,手下有好些很横的人,他们什么都敢干。”

    杨思觅出声了,“你们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些人?”

    耳机那边道:“我们以为都是金钱豹的人。”

    杨思觅道:“无能的借口。”

    金利南心下狐疑,这人是在对谁说话?

    程锦问:“黑五不是你的人?”

    金利南道:“不是,我管不了他。”

    杨思觅道:“他算是外援?你做不了的事就叫他做?”

    金利南一愣,“不……”可惜这时否认已经迟了。杨思觅冷冷地看着他。他识趣地闭上了嘴。

    程锦道:“你平时怎么联系他们?”

    金利南略显犹豫,“都是他找我。”

    杨思觅道:“那你有什么活着的价值?”

    金利南僵硬了,这些人敢杀他?他怒道:“你们敢动我,就别想出唐城!”

    杨思觅看他,“你想试我敢不敢?”

    “敢不敢是我们的事。”程锦温和许多,“你的事是证明自己的价值。”

    一组道:“boss,这事交给我们,我们会让他好好回答问题。”

    金利南脸色惨白,那肯定会被打死。“我说。我确实和黑五没什么交情,但黄楷和他熟。”情急之下,他把自己的发小供出来了。

    “烧仓库的事是你做的,还是黑五做的?”

    金利南道:“不是我。是不是黑五我不知道。”

    程锦微微一笑,“黄楷没和你说?”

    “没有,真的没有。”

    程锦看向杨思觅,杨思觅道:“他没什么价值。”

    金利南惊慌地看着他们,一组的一个人从后面接近了他,一掌把他劈晕。“不用他,我们自己查。”

    步欢笑眯眯地道:“啧,能把唐城的地头蛇吓成这样……不容易。”

    程锦道:“这里的事很快会被很多人知道。”包括黄楷还有那个什么黑五。他本来没想从金利南这挖出多有价值的信息,所以也不认为会打草惊蛇,现在他有点担心了。

    “把这些人先关个几天?等我们查完这事再放他们走?”

    “有什么不同?对方一样会考虑最坏的情况:金利南把知道的东西全告诉了我们。”程锦道,“警告一下算了。走吧,今天先到这,等我明天见了那位管事的人再说。明早我要知道黑五是怎么回事。”

    今晚收获不错,程锦就暂时把一组的思想教育的事忘了。

    夜生活暂告一段落,程锦和杨思觅回到酒店便休息了。

    两小时后,程锦被手机铃声叫醒,他起身拿过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陆昂。他接通了,叹口气,“陆昂,这个点你还不睡?”

    陆昂道:“你以为我很想打电话给你?你那边怎么回事,在查恐怖.分子?”

    “恐怖.分子?你听谁说的?”程锦表示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事。

    “还用谁说?都知道了。叶莱他们,还有唐城那些人,满世界地在找一群恐怖.分子,说是他们烧了仓库,还想暗杀你们。”陆昂挺着急,“这都什么事,查个案怎么还要反恐?”

    涉及恐怖分子,那会是大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程锦立刻便想到这事或许可以利用……“没事,只是个策略。你别管了,我有分寸。除了这个,你听到什么吗?”

    陆昂道:“听到一些风声,和我之前猜的一样,上头缺人了,像我们这工作,又不是靠高薪就能招到合适的人。”他沉默了一会后道,“也有人来找过我。”他的情况和程锦不同,他本来就要再往上走,程锦得被迫进考场,他不必。

    “你快被调走了?”程锦早知道有这么个时候,“帮个忙,推荐个好说话的人来接替你。”

    “你巴不得我走?”陆昂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