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48章 强取布拉茨克(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仁和三年八月三十日,亥时将至,安加拉河上空弥漫了一整天的硝烟早已散尽,隔河相望的两军官兵们此际大多已沉入了梦乡之中,所不同的是俄军上下士气正高,或许能睡上个好觉,可清军将士这一头么,便是睡也难睡得太踏实,此无他,今日白天的一战,清军先后数次在宽正面上强渡安加拉河,皆以失败告终,尽管犀利的炮火覆盖给予了俄军沉重的打击,可己方出击的渡河部队之损失也自不小,四百余官兵壮烈成仁,负伤者也自不在此数之下,因对战况有所担忧而失眠的将士自也就不算少,当然了,并非每一个没睡着的清军官兵都在忧虑着,至少郑在山以及其手下的侦察营官兵们就不在其列。

    “武元奎。”

    郑在山趴在岸边的一块大石头后方,双目锐利如刀般地盯着对岸的三四三高地看了良久,待得出击的时辰已至,这才低低地轻唤了一声。

    “到!”

    郑在山话音一落,一道浑身涂着黑色油泥的影子便已有若鬼魅般出现在了其之身后,这人正是侦察营尖刀排排长武元奎上尉,山东胶澳人,自幼习武,一身家传武学相当之了得,成德六年入伍,在历次军演中,各项技战术皆独占鳌头,仁和元年便被选入侦察营,晋上尉衔,乃是军中为数不多⊕⌒,的从士兵直接提拔起来的军官。

    “带你的人上,记住,不到万不得已,切不可惊动了碉堡中的俄军,去罢。”

    该商讨的战术早已在这两日里议过了,郑在山自是不会再在此时多啰唣,也就只是简单地叮嘱了几句,便下达了出击之令。

    “是!”

    将令既下,武元奎自是不敢怠慢了去,恭谨地应了一声,而后朝着后头只一招手,便即无声地匍匐着向河边爬了过去,紧接着,六名浑身涂满黑色油泥的身影也从后方的乱石堆里闪了出来,同样是匍匐向前,不多会,便已是悄无声息地滑进了湍急的河水之中。

    这一段的安加拉河并不算宽,也就只有六十五丈上下,可水流却是颇为湍急,河道右岸是处乱石堆,左岸则是三四三高地,地形相对复杂,严格来说,并不适合大军渡河之用,正因为此,俄军在此处的戒备远谈不上森严,除了三四三高地上设了个碉堡之外,其余碉堡最近的都在一里之外,兵力配备也不算雄厚,拢共也就只有一个连的驻扎兵力,值此夜深人静之际,大多数的俄军士兵都龟缩在了城堡之中,只有大约半个排的兵力分散在三四三高地四周负责警戒,戒备心也不是太强,并未发现趁着夜色泅渡的七名清军士兵之存在。

    但凡侦察营的官兵几乎都是多面手,不单精通各种枪械之使用,游泳、潜伏等专项侦察技能更是精熟无比,尤其是武元奎所率领的这几名士兵更是顶儿尖的潜泳高手,纵使河水湍急无比,而大多数士兵身上大多还背着沉重的牵引绳,可游动起来却并不显得太过吃力,七名官兵就有若七条大鱼般几无声息地借着水势侧斜向对岸潜泳着,前后不过两刻钟左右而已,便已强行渡过了安加拉河,但都不曾急着上岸,而是就趴在岸边的浅水处,一边调整着呼吸,一边悄悄地打量着河岸边的俄军之布防情况。

    夜已深,又值阴天,虽说不是伸手不见五指,可能见度也着实高不到哪去,俄军哨兵固然是无法发现悄然偷渡过来的七名清军官兵,可清军官兵们同样难以在这等黑夜里看清楚俄军执勤官兵的布防情况,这等情形下,要想悄无声息地干掉所有的俄军哨兵,显然不是件容易之事,不过么,对于有着相关训练的侦察营将士们来说,却也只是寻常事耳,这不,一待体力稍有恢复,武元奎便动了,但见其抬手急速地打了几个手势之后,紧跟着其身侧的四名士兵当即便脱下了牵引绳,交给了留守的两名战士,而后便即两两一组地分散潜上了岸,至于武元奎本人,则有若独行侠一般地闪进了夜幕之中。

    摸哨行动进行得极其顺利,尽管出击的五名清军官兵所持有的武器只有人手两把匕首,可用来暗杀那些毫无防备的固定哨,却是绰绰有余了的,哪怕有些俄军暗哨藏身之处极为隐蔽,可对于早就习惯在暗夜里行动的清军侦察营士兵来说,这等隐蔽并不足以躲过侦察营官兵们的敏锐灵觉,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