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365章 ].顺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钱塘市位于钱塘江下游,故而得名,一直以来,这里都已风景如画著称,所以又有天堂之称,市内的历史与人文景观颇多,若是在阳春三月,钱塘必定是春游踏青的首选之地,没有之一,现今虽然是金秋十月,已过了春花烂漫的最佳旅游季节,却因为是周末双休日,各处景点照例是人头攒动,好一派热闹景象。

    尽管秦风一行人当中有风晴柔领队,不虞有迷路的危险,不过,风梓浩还是停车在钱塘的高速路口,他听说了秦风在天海高速路口与薛佩云主动下车见面,这是一个很明显的和解信号,作为一个二十多年来一直隐藏身份的父亲,没有比这一刻更让他期待与儿子的见面。

    薛佩云最先看见风梓浩的车,这是两辆相同款式的奔驰,彼此的车牌号倒着都能背出来,所以,她的车油门加速,超过风晴柔与花月辰驾驶的两辆车,然后一个急刹车,稳稳停了下来。

    风梓浩与薛佩云几乎同时从车上下来,薛佩云激动地扑入风梓浩怀里,语无伦次说着秦风原谅她了的话。男人的情感通常都要内敛得多,风梓浩能够控制自己的感情,然而,当秦风从车上下来,站在他们二人身边之时,他的眼泪也忍不住夺眶而出,一手搭在秦风肩上,一手抱住薛佩云,哽咽着说道:“从今以后,谁也不能拆开我们一家人……”

    或许是一家人团聚的画面太过感人,分别从车上下来的四位如花似玉的姑娘家受到感染,纷纷抹着眼泪,露出为他们一家人感到幸福的微笑。只不过。一家团聚的画面还有一些不和谐的因素,譬如说,秦风在四女眼中就太过铁石心肠了,他居然在抓头发,似乎是因为这么大年纪了还被爸妈抱着而有所尴尬。

    三人分开之后。风梓浩与薛佩云分别拿着纸巾擦泪,这时候,风晴柔走过来,对秦风加以批评,道:“小弟,你看你小叔和婶婶对你多好。可你呢,见面之后,连一声爸妈都没有叫他们,你扪心自问一下,这样做是不是有愧于他们?”

    “没事的。小风只是暂时不习惯而已……”薛佩云再无商场铁娘子说一不二的风范,她急急忙忙为秦风辩解,倒是生怕风晴柔的话过重而惹得秦风不快。

    秦风的确不习惯对着他们二人叫爸妈,他说:“我很小的时候就一直幻想着风叔叔和薛阿姨就是我的爸爸妈妈,后来渐渐长大了,反而觉得这是奢望,所以,叫他们叔叔和阿姨的时候。心里是怀着崇敬与感激的……呃,我好像说错话了……”

    薛佩云才止住的眼泪又是哗啦啦地流淌,她摸着秦风的脸。歉疚着说道:“小风,随你怎么叫我们吧,这都是你爸和妈欠你的……”

    “也没有这么严重……”秦风讪讪而笑,曾经有一段日子,他的确钻了牛角尖,总以为自己的父母有多讨厌他。才把他丢在千里之外,而时间。也的确是一剂良药,它足以冲淡郁积在心中不平。现如今,秦风的心态已经平和了不少,能够接受站在父母的立场思考问题,于是,所有的问题已经不再是问题。

    风晴柔暗暗摇头,既然人家做父母的都不介意儿子不叫他们爸妈,她再纠缠着不放,反而显得不合时宜了,她苦笑着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赶紧上路吧,我估计啊,爷爷奶奶早就已经等急了。”

    风晴柔猜得没错,在钱塘市郊外的一座农庄之中,一位老妇人总是不停地在抬腕看表,看了一会儿之后就唠叨:“这个死小子,都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把我孙子给接来……”

    农庄是风氏的私人产业,当然,公开的说法有一个糊弄人的名字,叫做“营业性农家乐会所”,只不过,该会所常年处于“客满”状态,外人若非得到邀请,一般是不能进入其中的。

    老妇人当然就是秦风的奶奶,她的名字叫郑爽英,很利落的名字,然而,名字却是与她时不时以心脏病发作要挟小辈的作风完全相反。秦风的爷爷名叫风瑜铂,名义上是风氏的族长,实际上却是他这一辈年纪最小的幺弟,当然,这也是有原因的,当年这个国家刚刚改革开放那会儿,他上面的三个兄长分别远渡重洋,凭借风氏祖传手艺积攒已经一穷二白的家当,而老幺,则留在家中侍奉尚在的父母双亲,并在以后的岁月里相继将二老送终,这也成了风瑜铂能够执掌家族的最大倚仗。

    风氏的发迹颇有些黑色幽默意味,出去的几个兄长,后来都以外商身份回国投资,以绕开国内政策给民营企业设置的障碍,并同时享受国家给予外资企业的政策优惠,但在另一方面,外籍人士的身份又带来了购地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